重庆劳动专业律师网

    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的诉讼时效如何计算

    劳动合同是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可视化材料,但目前用人单位不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形仍屡见不鲜,笔者在工作中便遇到很多劳动者咨询相关的问题。针对其中出现频率较高的未签劳动合同可向用人单位主张双倍工资诉讼时效的问题,发现并无定论,笔者对此进行了简要分析:

    一、法规速递: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第一款:“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

    《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

    二、判例分析

    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双倍工资分段计算还是整体计算诉讼时效。针对此问题,笔者通过对司法实务中的案例进行研究主要存在两种情形:

    第一种:逐月计算时效。即欲追索2017年2月至12月的双倍工资差额,则2017年2月至 3月的双倍工资须在一年时效期间内,即 2018年3月1日前有权向用人单位要求,超过这一时间即过诉讼时效,即使后续几个月未超过诉讼时效,其前几个月的诉求也难以得到保障。目前,四川部分法院便是按照这一计算方法进行裁判。

    判例:2013年10月,邹某到某某嘉华公司入职,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后因双方原因于2014年12月5日解除了劳动关系。邹某于2014年12月18日申请劳动仲裁,诉请之一是某某嘉华公司支付其2013年11月至2014年10月期间未签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后诉至法院,法院判决认为,关于未签定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的问题,某某嘉华公司应在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即2013年11月与邹某签订劳动合同。某某嘉华公司自用工之日起一年未与邹某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应向邹某支付用工之日起满一个月的次日至满一年的前一日的双倍工资。因劳动争议的仲裁时效期间为1年,邹某于2014年12月18日申请仲裁,其主张的2013年12月18日及之前的双倍工资已超过诉讼时效。(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川01民终474号民事判决书)

    第二种:整体计算时效。即欲追索 2017年2月至12月的双倍工资,则自2017年12月底开始计算一年的诉讼时效,计算至2018年12月,在2018年12月之前申请仲裁或诉讼,就有权要求11个月双倍工资,超过这一时间即过诉讼时效。目前,重庆诸多劳仲委及法院均按这种方式裁判。

    判例:2012年2月4日,卢某到巴州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入职,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卢某于2013年7月8日,向巴南仲裁委申请仲裁,诉请之一是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期间的二倍工资,后因不服仲裁裁决起诉至法院,法院审理认为双方于2012年2月4日建立劳动关系,双方未签定劳动合同,巴州建司应支付卢某2012年3月4日起至2013年2月3日止期间的二倍工资差额,巴州建司辩称卢某2012年7月8日之前的双倍工资请求已经超过一年的仲裁时效,法院最终判决:卢某请求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的仲裁申请时效应从2013年2月4日计算至2014年2月4日,其于2013年7月8日提起劳动争议仲裁并未超过仲裁时效,故巴州建司应当支付11个月的双倍工资。(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14)渝五中法民终字第02533号)

    三、笔者之见

    尽管各地目前仲裁机构或法院对此处理不尽相同,但笔者认为第二种做法更合法合理。理由是:首先,用人单位的侵权行为是连续的,不能采用按月计算诉讼时效的观点,用人单位以提起仲裁裁决之日倒推一年计算双倍工资的仲裁时效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其次,如果将11个月的期间分段逐月计算,劳动者难以全面维护自身权益。由于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相比本身就处于弱势地位,劳动者作为普通大众,根本无法知晓还存在分段计算诉讼的情况,一般也仅知道劳动仲裁时效为一年。再次,《劳动合同法》设立用人单位支付二倍工资属于惩罚性法律责任,其立法目的是为督促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是为了更好的规范劳动关系。如果采用这种逐月计算诉讼时效的方式,那么随着时间的逐月推移,就会使得用人单位支付二倍工资的法律义务逐月归于消灭,该种情形明显不符合立法本意,同时,也不利于劳动者的实际操作,损害劳动者的实体权益。这种逐月计算诉讼时效的计算方法是对法律进行的不合理的推理。

    综上,对于双倍工资的诉讼时效,各仲裁机构或法院在认定上存在不同,须区别对待,但地区之间已逐渐趋于同一方法计算,有关劳动者及用人单位权益的保护仍是一个历久弥新的话题,期待在司法实践及法律规范的调整中逐步完善。